现在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四川网络文化研究中心 四川网络文化研究中心
 首页     中心介绍     工作动态     高层论语     政策法规     成果展示     学术争鸣     热门话题     资源下载     访客留言 
信息公告
热点排行
友情链接
湘里妹子学术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争鸣>>正文
网络语言 究竟是啥意思
2016-06-20 14:56   审核人:   (阅读:)

网络语言 究竟是啥意思

 

网言网语不仅是鲜活有趣的表达方式,更能准确反映出普通人的生活关注,以一种直接明了的方式呈现市井百姓的人生百态;

有的网络语言听起来像是不好好说话,或许是因为使用者想说与众不同的话

重要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说三遍?

世界那么大,谁想去看看?

我想静静,静静是谁?

如果这些句子不能让你会心一笑,那么你去年多半生活在火星上。

《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网络语言篇”作者李波和何婷婷收集了天涯网络论坛2015年度发布的25.6万个帖子,约65亿字,整理出2015年最火的10大网络词汇,分别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你们城里人真会玩”“为国护盘”“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靠才华”“我想静静”“吓死宝宝了”“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我妈是我妈”“主要看气质”。

这些网言网语不仅是鲜活有趣的表达方式,更是社会百态的生动演绎。

政经热词进入日常生活

2015年最热的一个词应该是“互联网+”。

这个汉字加符号的词汇第一次作为独立概念提出,出自易观国际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洋2012年的一次发言。网友于2013年在百度百科上创建“互联网+”词条。2015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提交了《关于以互联网+为驱动,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议案,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这个原本陌生的词汇在日常使用中渐成燎原之势。

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有声媒体语言分中心研究人员邹煜做过一项研究:他在中国知网(cnki)用篇名精确匹配检索关键词“互联网+”,得到2011年至2015年共5年的结果。数据显示,2011年只有两篇论文研究“互联网+”,2012年6篇,2013年5篇,2014年40篇,到了2015年陡增至14225篇。

在百度新闻中,“互联网+”的搜索结果一路飙升:2011年只有162篇,2012年有575篇,2013年有270万篇,到了2015年就有753万篇。

“互联网+”火起来,主要是因为互联网点石成金的化学效应,适应了当前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寄托了各个行业转型升级的期望。邹煜收集了2015年提到“互联网+”的报纸资料约2.7亿字次,超过25万个文本,通过检索、人工甄别和统计得到167个“互联网+x”的形式,发现使用频率最高的10个行业分别是“互联网+”农业、教育、金融、医疗、电影、文化、旅游、政务、汽车、房地产等,每一个都迫切需要插上互联网翅膀。

“我妈是我妈”源自一条新闻。2015年4月,有媒体爆出北京市民陈先生为了办理出境旅游手续,被要求提交他和母亲的亲子关系证明。2015年5月6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痛斥某些政府办事机构为人民办事设多道“障碍”,就讲了这个故事。

根据李波的研究,“我妈是我妈”的使用高峰出现在2015年5月到7月,也就是李克强总理引用这一案例之后,反映了网民对减少行政手续、简化办事流程的期望,是政治领域简政放权改革的缩影。

“为国护盘”则来自经济领域,与去年我国股市的大起大落息息相关。这个词本是一份研究报告的命题,套用了金庸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在股市行情整体不好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抛售股票。网络上有人发起了一个口号,叫“为国护盘,”意思是不要为个人利益抛售股票。2015年6月,股市登顶至7年半新高5178.19点时,“为国护盘”的使用量也达到最高峰。但随着股票市场的稳定,这个词语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社会热点引发的全民娱乐

还有些网络词汇的走红看似很偶然,甚至莫名其妙。比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个词从2015年7月份开始流行,到2015年10月左右达到顶峰,现在已经形成惯例,重要的事情必须说三遍。

可这句火得一塌糊涂的话,连个准确的出处也没有。有人认为出自一个动漫人物的台词,有人认为出自一段药品广告,甚至有网民扒出德国哲学家尼采的作品。

还有那句颇有情怀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它源自河南省实验中学一名女心理教师的辞职信。这封仅有10个字的史上最任性辞职信,领导最后还真批准了;挂上网之后,竟然火了。

其实,走红是偶然中的必然,因为它挠到了网民心头的痒痒肉。

现代人对远方的向往早就败给了压力山大的生活,所以,一个想走就走的旅行者出现时,大众心里的那根弦也被触动了。不过生活的压力始终还在,网民的向往大多也变成了无奈的调侃。比如变身对联体,上联: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下联:钱包那么小,谁都走不了;横批:好好上班。或者老板递来的辞退信“世界那么大,我想让你去看看”。有个歌手甚至还发了一张同名专辑的同名单曲,并戏谑地强调,“我要牵着你的手,你记得带着钱,别让我的人生就地打转转”。

既然是全民娱乐,专业的娱乐圈也贡献了不少段子。比如“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简称“城会玩”,源自戛纳电影节上某中国明星披着东北大棉被的装扮。在引起众人嘲讽后,女明星在微博上自嘲地称自己是农村小媳妇儿,并说你们城里人真会闹,后来演化成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同样的词语还有“主要看气质”“吓死宝宝了”,都来自偶然的一件娱乐新闻。

另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网络用语则纯属生造,就为了追求好玩的效果。比如“伐开心,买包包”。为什么不开心要买包包呢?因为包治百病啊!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得到,简称“活久见”。

“网络流行语往往是互联网浪潮下全民娱乐的时代产物,它所包含的绝不仅是网民对语言的一种再创造,其背后隐藏的社会意义要远超出词语表明。”李波说,“通过对网络用语的细致分析,可以准确反映出普通人的生活关注,以一种直接明了的方式呈现市井百姓的人生百态。”

二次元的一代,就是要不同

还有一类网络用语,原本属于一批特殊的使用者:90后和00后,或者用他们的自我定位——二次元的一代。

通俗地说,“二次元”即指二维平面世界,在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游戏(Game)、小说(Novel)组织成的ACGN文化圈中,被用作对“架空世界”的称呼。他们甚至有自己的吉祥物,一种被称为“二刺螈”的蝾螈。

顺道说一句,现实世界被他们称为三次元,与二次元是两个世界,通用语言也不一样。不信,来看看二次元的对话吧。

“现充们,还记得自己中二过的样子么?”

“我造,就是酱紫啦!”

在大街上听见这样的对话,恐怕大部分人的反映是“啥?”但是对生活在二次元的那群人来说,这就是类似“吃了吗?”一样的通用语。

他们谈论的内容是主流社会不了解的,新番、伪娘、废柴……来自ACGN的词汇个个新潮。他们的表达方式与三次元截然不同,随意地省略、组合,造就了面基(见面成为好基友)、现充(现实生活中充实的人)、“狗带”(英文go die,去死吧的音译版)、肿么了(怎么了)等完全不符合语法逻辑的词汇。

北京喵萌科技专门为二次元做了一个社交软件和文学创作平台,已经拿到了天使轮融资。“95后已经长大到20岁了。”公司负责人丁丁说,“如果你和这个群体有足够的交流,你会发现,年轻的个体越发多元,多元到你已经无法从他们看什么书,听什么歌,有什么兴趣爱好去定义他们,他们身上都有无数个维度。你能想象,当这些多维度少年在和三次元现充们交流的时候,内心流淌着淡淡无望吗?”

在丁丁看来,二次元喜欢与众不同,说话自然也不想附和三次元。简单点说,就是他们不想好好说话,更不想说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样的话。

ACGN文化圈出现的背后,是动画、漫画、游戏、小说等在产业链上的紧密关联,更是一个有话语权的人群逐渐兴起的标志。根据艾瑞咨询的调研数据,2015年我国核心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5939万人,二次元用户总人数近2.19亿,覆盖62.9%的90后和00后;2016年,泛二次元用户规模将达到2.7亿人。

新生代出生在物质条件相对富足的环境,消费力不可小觑,同时互联网基因与生俱来,形成巨大的经济体,也让他们的喜好和消费习惯成为商家眼红的蓝海。近日,腾讯斥资2亿元入股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简称“B站”),阿里巴巴此前以45亿元收购优酷土豆,从而间接持有二次元社区AcFun(简称“A站”)。去年,A站大股东蔡冬青名下的奥飞动漫收购了国内最大的原创漫画平台有妖气。

经济生活中的消费能力,也让二次元人群拥有了日常生活里的话语权,原本只属于二次元的词汇逐渐向主流语系漫游,被商家和大众媒体接受,进而成为网络语言的主体之一,至少弹幕、正太、萌物、宅男宅女这些词儿已经进入大众词典了。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3-2015 四川网络文化研究中心    成都信息工程大学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西南航空港经济开发区学府路一段24号  邮编:610225  电子邮箱:scwlwh@126.com

访问本站人次: